你好
我是Dandoliya
这是我的英文名字
是一个PPTer
也是一个动漫影评爱好者
请坐
谢谢

挨打时,常见的一种因应是「攻」,亦即「对方说我错,嘿,但对方也有错!」于是,对方每讲一次你方缺陷,你就攻击十遍他方弊端(关键句是「我方倒是想请教对方什么什么」),问的越犀利火爆越义正辞严越好,最好是能逼到对方终于受不了,退去想解释他那无法解释的问题……那,你就没问题了。在台上,这种手法传递的讯息很明显:没错!打辩论,不是要解决问题的,因为辩论的问题,都是无解的。所以我们来,只是来比谁反应快、气势强的。而观众与裁判,则会以同样的心情,去看待他们在讲到己方利益时,那种貌似悲天悯人般的「价值升华」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挨打时,常见的另一种因应是「守」,亦即「对方说我错,可是,我没错!」  于是,对方每讲一次你方缺陷,你就解释一次那不相关(关键句是「对方误解了我方的意思」),解释的越幽默风趣越理所当然越好。同一个问题,用同样几句话,解释了四五次后,就可以开始反过来责怪对方为什么老爱问这个问题……那,你就没问题了。  在台上,这种手法传递的讯息很明显:的确!打辩论,不是要解决问题的,因为辩论的问题,都是无解的。所以我们来,只是来比谁立场更坚定、更嘴硬的。  而观众与裁判,则会以同样的心情,去看待他们在讲到对方缺陷时,那种貌似痛心疾首般的忧国忧民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挨打时,常见的再一种因应是「走」,亦即「对方说我错,嘿,但我也有对的!」  因此,对方每讲一次你方缺陷,你就把话题转到其他优点(关键句是「对方怎么老爱谈什么什么,都不看什么什么」),转的越词藻华丽越引经据典越好。凡是对方抛过来的质疑,一句都不要搭腔,等两三回后对方终于忍不住换了问题……那,你就没问题了。  在台上,这种手法传递的讯息很明显:对!打辩论,不是要解决问题的,因为辩论的问题,都是无解的。所以我们来,只是来比谁稿子更纯熟、更押韵的。  而观众与裁判,则会以同样的心情,去看待他们在讲到正经议题时,那种貌似旁征博引般的滔滔宏论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 唉,辩论,就像人生……万般带不走,唯有业随身。  怎么去,就怎么回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因此挨打时,我最欣赏的因应是「受」,亦即「对方说我错,嗯,我是有错,那然后呢?」  哲耀这篇《让中求胜》,正是先将能受的,都受了,以此为前提,再去想架构。  这手法,学弟戏称是围碁的「让子」,少爷惯叫做柔道的「受身」,所指的,都是同一个意思:  辩论时,对方攻,坦然受,姿态比较好。  姿态好的人,再要讲什么话,听的人,就容易觉得中肯。  被质疑时,愿意受的一方,等轮到他去质疑对方时,对方再想「攻」、「守」、「走」,姿态就难看了。  正如子申在比赛中曾调侃的:「喂喂,我方都承认我方缺点了,怎么轮你们就怕成这样啊?」  更何况利弊这种事,有舍,才有得。  正因大方承认了「打工的确有很多好处」,之后,等你谈起「故得把这个好处留给更需要的人」时,就可以借力使力了。  承认缺点,换取姿态,再挟着姿态,推动角度,好让原本的缺点,变成另一个优点的理由──学妹啊,这既不是什么「下下之策」,也不是因为「势在必得」。  这,是剑宗。  打政策辩论出身的,强调举证──所以不会攻,不会走;在价值辩论中,守的又难看。  但也由于务实,因此想学着去诚诚恳恳的「受」,心态上倒是挺容易的。  至于「受」的技巧,下次有机会再聊吧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 
我们来感受一下在《琅琊榜》中,关于受身的具体呈现:

评论

© Dandoliya | Powered by LOFTER